宁小哥

记一个梗哈(SPN SD)

如果黑暗姐姐对Dean的感谢方式不是复活Mary妈,而是送来一个11岁的眼睛里只有Dean的小三米,那Sam会是什么表情?
哎呀钩子那张崩溃的表情包竟然找不到了😅

【all铁】今天也照样和情敌斗智斗勇

赞美大大😘

白定城:

当史蒂夫发现自己喜欢上托尼的时候,他也发现了无处不在的威胁……每个人都想把ironman约出去,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沙雕欢乐向,涉及盾铁,虫铁,冬铁,科学组杜铁奇异铁提及。lofter5000@宁小哥 的点梗,看其实我还没忘,文迟但到:D


1.

“嗨斯塔克先生!”响亮的声音穿透厨房,吃着早饭的复仇者们不约而同地停下动作。少年扒着门,露出半边脸和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盯着托尼。

“我的车坏了,你可不可以顺便送我上学?”

“我很忙的,小伙计,”托尼和颜悦色的答到:“我可以现在就给你买一辆车。”

“可是斯塔克先生……!”

哦,是,又来啦,你的车每天都得坏一次,是不是?

史蒂夫喝着咖啡,费了很大劲才把这句话憋在心里。但是不行,今天不行,今天这个小家伙别想得到他想要的因为他要把他约出去。不是因为嫉妒或者什么的……好吧也许,有那么一点点危机感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他。

还不给你自己和托尼创造相处的机会,你就完了。

小家伙还在一个劲地央求着,半个身子都要贴到总裁身上去了,“拜托,老师发现我迟到一定很生气……”

该出手时就出手。

“托尼,还记得我昨天和你说的什么吗?”史蒂夫慢条斯理地放下咖啡:“关于你实在是过于缺少锻炼的事儿?”

彼得翻脸的速度之快,面对着托尼时还是一副可怜兮兮的神色,转过头来就是一副立马要开战的架势:“开车也算是一种锻炼的对不对?如果斯塔克先生需要锻炼的话,我们可以走着去上学?”

你刚刚不是还在说你快要迟到了吗?

“听着,托尼,这很重要。”史蒂夫拿出他开会时才会用的严肃语气:“我们都不希望看到你在战斗的半途中发生体力不支的情况对不对?所以,更好的方式,是和我一起去锻炼。”

彼得在用唇语对史蒂夫说“混蛋”,史蒂夫决定忽略他。

“托尼……”

“斯塔克先生……”

“托尼……”

“停!包括你,彼得,停止摇我。”托尼忍无可忍地放下咖啡:“我不希望看到你因为缺课被全世界最棒的大学开除,还有史蒂夫,我觉得你说的也很有道理,毕竟锻炼这件事是我自己提出来的……但是,”

他摆摆手,史蒂夫和彼得才看清站在他身后默默喝咖啡的班纳:“布鲁斯和我要在今天把那个能源模型完成。你是这么跟我说的吧,布鲁斯?”

“我说的是我们已经有了重大的进展,我需要你和我一起。”班纳慢条斯理地说。

“听见了没有?这才是最重要的事。彼得,我会叫哈皮以最快的速度送你去学校,还有史蒂夫,我没忘记这个约定!下次再说。”

史蒂夫和彼得呆呆地看着班纳揽过托尼的肩膀,两人穿着一模一样的白大褂一边聊着听不懂的事情一边往实验室走,这才知道胜负早已定下。

——起码班纳是这么说的,当他回头悄悄用唇语半带微笑嘲讽他们的时候。



2.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也许是第一次发现托尼的笑容很甜蜜开始,或者是他和他说话时抿嘴的方式,又或是他的睫毛不经意地扫过他的手背,某次亲密的玩笑,作战后的背影……史蒂夫发现自己在名为“托尼.斯塔克”的陷阱里一步步沦陷,而他很乐意这样做。

可他没有想到的是,这陷阱里不只他一个人。

偷偷摸摸地喜欢上斯塔克后他的生活不再安宁。基本上目光所遍及的一切都已经打上了警告,他很惊讶他居然发现了那么多以前并未发现的细节:团队里的某些人看托尼的眼神,和他说话时的语气,手掌搭在他背上的动作……无不昭示着他们和史蒂夫怀着一模一样的隐秘的念头。

托尼.斯塔克对此方面迟钝得厉害,依旧天天约会封面女郎,和电视明星的绯闻从没断过,塑造着顶天立地的直男形象。这并没有给史蒂夫多少安慰,反倒是让他的眉头皱的更紧,仿佛纽约的太阳大到令人无法忍受似的。

好在,好兄弟的好处就是在他吐露心中的苦恼时,总有人在旁边打气,替他鸣不平。

“我同意!”巴恩斯把酒杯砸到吧台上:“那小兔崽子太过分了!”

“谢谢你。”史蒂夫差点感激得热泪盈眶,什么也比不上两肋插刀的兄弟情谊。

“说真的,好兄弟,我挺你!”巴恩斯一派豪情壮志,“那个毛都没有长齐的小家伙跟你可没法比,是不是?有什么困难你来找我,兄弟我给你摆平!”

“真的?”

“真的!”巴恩斯一定确定以及肯定。

“好吧,我想拿锻炼做借口约他出去一次……”史蒂夫给他详细解释自己的计划:“当然锻炼也是必要的,等练习结束之后约他一起去吃饭看电影,你看突不突兀?”

“我怎么没有想到此等妙计……”

“你在嘀咕啥?”

“嗯?没有啊,我觉得好,特别好,天才。”

“那就行。”史蒂夫很开心:“问题是现在另外两个缠着他不放手……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有什么可苦恼的,兄弟我帮你。约他锻炼是吧,简单!”巴恩斯信誓旦旦:“你放心,我一定帮你把托尼从那个小屁孩爪子里拽出来。”

好吧,天下没有曾经的布鲁克林小王子摆不平的事,史蒂夫打算相信他一把。

过了两天他去实验室,果然看见布鲁斯一个人坐在里面,而彼得则气呼呼地独自去上学了。好样的,巴基!

有了兄弟助力的史蒂夫相当愉悦地往练习室走去,不出意料的话托尼已经在那里等他了,穿着稍微有点紧的背心,隐藏着紧张的无所谓的神情,还有一句专门准备给他的调戏:“嘿,甜心。”

生活真美好,所以他要额外感谢无私帮助他的兄弟,他那仗义的,无时无刻支持他的好友,他……

“托尼,手的位置不对。”

“那要怎样才对?巴恩斯教官?”熟悉的带着戏谑的声音。

“我来帮你……”门开了一条缝,史蒂夫看见他的兄弟,巴恩斯,正把托尼紧紧压在身下。两人肌肉紧贴着,互相钳制着对方,流着汗,气喘吁吁。

“放在这里来,蜜糖……”巴恩斯哑声说,握住他的手按在胸口:“听到了吗?你让它跳的太厉害了。”

“哈哈哈……”托尼爆发出一串笑声:“你以为我听不出来你在和我调情吗,詹姆斯?”

“哦,那我很高兴你听出来了。愿意一起去喝一杯吗?”

史蒂夫知道他曾经说过他不喜欢脏话但是——

HOLY-MATHER-FUKING-SHIT!

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抄上了盾牌并且练习室的门隐隐出现了一条裂缝,可就在这时史蒂夫听见托尼笑着拒绝了他,巴恩斯退开,显得很沮丧。

“嘿,别这样,你的技巧确实很棒,大兵。”托尼边笑边拍拍巴恩斯的肩膀:“史蒂夫说过你以前在布鲁克林撩过不少妹,现在我信了。”

我希望我从没说过这个,史蒂夫咬牙切齿地想。


3.

麻烦远远没有结束,危机总是以意想不到的方式出现。

“杜姆,放下武器!”

“想都别想。”

“说真的,杜姆,每个周末都来侵略一次纽约有意思吗?我是说你也不要什么而且乱子都归我赔钱……”托尼隔空对着邪恶超级大反派喊话。

“真的,有什么可以让你收手吗?”

“有啊。”杜姆淡淡地说:“陪我去喝一杯。”

史蒂夫小心地控制自己才没有跌倒在一堆废墟上。



??

???

钢铁侠叹了口气:“好吧,伙计们,开打吧。”

这是他听过的最激动人心的开战鼓励。


4.

史蒂夫知道自己还不做什么就晚了。

圣诞节的早上他走进休息室,复仇者们围坐在圣诞树下,托尼,坐在窗户边上,穿着傻傻的毛衣,正在拆礼物。

“嗨,cap,你来啦。”他高兴地说,举起手中的围巾:“谢谢你的礼物!我想我也要送你点什么可是我不确定你比较喜欢哪种?”

“这种。”史蒂夫低声说,走过去抱住他的腰吻他。

他听见彼得小声的咒骂,和金属手捏碎杯子的声音。yeah,好好看看,好好看看伙计们。

“哇噢,”托尼喘着气,“这真是……火辣。”

“我在想,我什么时候可以和你一起出去。”史蒂夫温柔地说:“就我们两个。”

“嗯这个嘛,好说,好说……”托尼抿抿嘴,掏出一张纸:“就……六月十九号行不行?我给你排在斯特兰奇后面。”

“啊……?”

后面传来了布鲁克林-皇后组的幸灾乐祸的笑声。

“我猜,我不太擅长拒绝。”托尼耸耸肩,“还有就是,这样你就可以消停下来,不要再用拉着我锻炼做借口啦。”

……

说到底就是不想锻炼是吗??????!!!


【END】






其实队3最虐我的倒不是最后队长怒砸反应堆那段,这部真正把我浑身上下都戳上血窟窿的是在机场的那一段,铁人摆事实讲道理,甚至几乎低声下气地挽留,并用了求你这个字眼。而队长是什么反应呢?

他不屑地、轻佻地把脸撇向了一边!一秒钟的动作,充分展示了他的不在乎、不关心和不耐烦。这是一种即使不考虑盾铁CP,就队长这个人设来说,他都不可能对铁人、对任何一个复仇者做出来的情绪反应。

所以最后那段反而没虐到我了,因为我冷静了三秒钟就认定这一部完全把人物给写崩了,后来鹰眼在监狱里对铁人的冷嘲热讽也验证了我的这个想法。这也不是鹰眼。

所以对复联三的态度真是又爱又怕,期期艾艾地把票买在了14号

T T

大角鹿你的迷妹们快把我当成锦鲤轮了!
哈哈哈哈,还是特别高兴你也来玩儿起了老福特
Mua😚

【盾铁】暴雨即来Oncoming Storm(翻译/一发完)

Thor步出阴影:总算把这两位老伙计给弄走了,我都快瞎了!

三各手立:

双向暗恋/一只打算退出联盟的铁/一只正在裸泳的盾/水池么么哒/缠绵到最后啪啪啪还得靠脑补/然而lof屏蔽我/你说气不气?/气不气?/气死了!


“哇哦,队长,为了挽留队友你还真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啊。”


“我等你等得太久了。”


点链接:微博   SY   红区   AO3原文   AO3译文

美得转圈停不下来!

这篇爱得不行

Stony靳霸霸:

Tony又一次在复仇者大厦里看到了美国队长。
有那么一刻,他的心跳几乎都停止了。
美国队长转过头来对他笑,伸出手和他打招呼。
他愣了愣,伸出手和对方握手。
然后他苦笑着转身走了。


不是Steve,那个人没有蓝色的眼睛,笑起来嘴角的弧度也没有Steve的好看。或许脱下头套会有一头金发,但他不是Steve。
Tony差点忘记,是他重新做了一个新的盾牌,然后升级了美国队长的制服。
只因为神盾告诉他,美国需要一个美国队长,而这个队长可以是任何人。
只要他穿着那套制服,拿着星盾,为了整个美国而出现。
他同意了。


Steve在协议以后离开,至今没有回来。
美国队长除了Steve,也可以是别人。
Tony觉得这句话说得挺对的。
但是Tony Stark喜欢的只是Steve Rogers一个人。
这可真让人难受。


Tony用两个月的时间修复好了Steve留下的盾,破损的很厉害。
其实本来可以只用两天就修好的,但他用了两个月。
Steve用了不到两分钟的时间从他视线里消失,他的伤恢复用了两周,修好盾牌用了两个月。
Tony Stark很骄傲,好像很多事情都不放在心里,但是和那个盾一样,他的心确实也很受伤。
他以为用两个月时间可以把Steve给忘了,现在发现简直是痴人说梦了。
除非他有两颗心脏,他会取掉记着Steve的那颗。
但是他没有,甚至仅有的一颗心脏也不是那么完好。


只是看到那个人的制服也被吓到呆住。
Tony一边走回办公室,一边抹掉莫名其妙就溢出眼角的盐水。
Pepper在门口等着他,Tony强牵起嘴角给了她一个自认为很开心的笑容。
还好她回来了,要不Tony Stark真的就只剩一个人了。
Pepper没有说话,皱着眉把几份文件塞进Tony手里,踏着高跟鞋走了。


Tony把文件扔在办公桌上,给自己冲了一杯速溶咖啡。
去他的,他承认自己现在想到了Steve。
埋怨,难过,想念。
他不是时时刻刻都在想着那个人,只是每次想起都不会好受。
他完全可以找到Steve的行踪,但是他没有那么做。
有人离开他,刻意不留痕迹,他也没必要死皮赖脸。


咖啡很苦,他喝着皱了眉。
Pepper径直走到他面前,把一大摞信封放在他桌上。
Tony摇摇头,“这太多了,我处理不完,你也来一起吧。”
“不行。”
“我觉得我该退休了,”Tony揉揉太阳穴,他现在看见文件就头疼,“反正有那么优秀的新人,联盟是时候更新换代了。”
Pepper直直看着他,“这些与工作无关,只是给你的。”说完就离开了,带上了门。


Tony拿起其中一个信封,没有任何装饰的最简单的信封。
里面鼓鼓的,他拆开,里面是一张叠得整整齐齐的纸。
Tony把它展开,上面是一幅素描画。
画里是他在地下室忙碌的样子。
他的手有些抖,慌忙拿起另一封拆开。
还是一幅画,画了他最喜欢的甜甜圈。
Tony把每个信封都拆开,全部是画。
关于他的,关于他们的曾经的。
是Steve的画。
有个人,也想着过去,拿笔把记忆画下来,一次次揭开伤口。
Tony胸口闷闷的,眼里有大颗大颗的眼泪砸下来。
日期从他们最后一次见面后的一周开始,每周一封。
署名永远没有变过。
“Sorry
        ――Yours.”


原来超级士兵也这么胆小,名字都不敢写出来。
Tony哭着笑了出来,他把抽屉里那个老式手机拿出来按下开机键。
还好,竟然还有电。
手机的联系列表里只有一个电话,Tony深呼吸几次,拨了出去。
嘀嘀的声音几乎和他的心跳重合。
电话被接起,Tony听到那边急促的喘气声。
“你不用说那么多对不起,”Tony手指摩擦着一幅画让自己平静,“我准备退休了。”
“Tony……”Steve的声音哑哑的,有点哽咽。
“你等我,行不行?”
Tony听到电话那边抽泣的声音,看来并不是他一个人为思念受尽折磨。
“好。”Steve答到。
Tony点点头,挂断了电话。
离开是无奈,他们互不责怪。


他叫Friday把他修复好的盾寄了出去。
盾已经被涂成白色。
他要准备退休了,当了那么多年钢铁侠,他要再为Tony Stark好好活着。
他要去找Steve,然后他们一起,把盾涂成他们想要的颜色。
把以后的生活也变成他们想要的,快乐的,平淡的样子。
(I love slomme)


铠甲佳人哈哈哈,队长不愧是文艺牌老冰棍!

白露未已:

「冬寡/少量妇联」 《当吧唧学会用微信5》

做咸鱼这么多天 🙈

这次做了一个微信界面系列 23333

Lof主准备把魔爪伸向EC了🙈

预备开冬寡的车😎

【霍比特人/魔戒】惊鸿一面 19

19 “后来,简也变成了一个普通的成年人,她也有个女儿名叫玛格丽特。每到春季大扫除的时节,除非彼得·潘自己忘记了,否则他总是带着玛格丽特去永无岛。她给彼得讲自己的故事,彼得总是聚精会神地听着。玛格丽特长大以后,又有了一个女儿,于是她也成了彼得的母亲。事情就是这样的周而复始,只有孩子们是快活的、天真的、无邪的。”


“好了,晨光,故事讲完了,你也该睡觉了哦!”


瑟兰迪尔微笑着揉了揉小精灵毛绒绒的小脑袋,可小家伙却不依不挠地抱着他的腰不肯下来。


“Ada再讲一个嘛,时间还早,我睡不着。”


“好嘛好嘛,求求你,拜托——”


小雪团一样又肉又萌的小精灵眨巴着跟他Ada一样迷人的大眼睛,又仰起头凑上去在瑟兰迪尔的脸上用力地啵了一口。


……好吧,既然儿子这么想听,那就……


瑟兰迪尔侧过身在身边的书柜上又抽出了一本色彩鲜艳的幼儿绘本。


晨光今年三岁了,其实精灵的孩子到了这个年龄已经能懂许多事情,莱戈拉斯三岁的时候都能独立策马跟着加里安在森林里飞奔了。


那曾是最让他欣慰、也最让他心酸的一件事情。


战乱使他心爱的小叶子几乎没有童年。


于是他更愿意像养人类小孩一样去养育他的小宝贝儿晨光,希望他不慌不忙、无忧无虑、快快乐乐地长大。


“好吧我的小家伙,那就再听最后一个哦!”


左腿被小家伙坐麻了,瑟兰迪尔抱起他换到了自己的右腿上。


这时有人推开了房门,夹带进了一股微凉的冷意。


“你怎么回来了?快把门关上,小孩子怕凉。”


看着风尘仆仆提前回到家的莱戈拉斯,瑟兰迪尔唇边的弧度更大了。


莱戈拉斯依言关上房门,走到他身边俯下身给了他一个吻。


“爸爸,你回来了!”


小精灵高兴地抬起头,充满期待地朝他的另一位父亲张开了双臂。


但莱戈拉斯已经直起了身,并淡淡地扫了他一眼,“别总赖在你Ada身上,他会累。时间不早了,回你的房间去吧。”


“……知道了。”


小精灵乖乖地低下了头,安静地滑下了精灵王的膝头。


瑟兰迪尔不赞同地看了莱戈拉斯一眼,起身抱起了儿子。


“走吧,你爸爸累了,我们让他好好休息,今天Ada陪你睡好不好?”


真的?


小精灵暗淡的脸上立刻就闪光了起来,“Ada要说话算话哟!我可以把我的小熊给你抱哦!晚上他会保护我们的!”


“好,那谢谢小晨光咯!”


看着父子俩嬉笑着越走越远的背影,莱戈拉斯沮丧地坐在了刚才瑟兰迪尔坐过的大椅子上。


刚才小家伙眼睛里的失落和受伤他不是没有看到,可他做不到,他就是对这个孩子亲近不来。


因为这个小家伙,他差点儿就失去了瑟兰迪尔。


小家伙以那样折磨人的方式出生,而且在那之后瑟兰迪尔在床上躺了整整一年。


莱戈拉斯烦躁地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仰起头把疲倦的后背推入柔软的椅背里。


自从变种半兽人的事情被曝光之后,又出现过好几拨跟科学老怪人抱着相同目标的人,人类对永生的渴慕越来越明显,甚至有人在国会会议上以为全人类的未来谋福祉为理由提出对精灵的身理构造进行科学研究。


越来越多的人认为在精灵的身上能找到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认为在精灵的身上能找到长生不老的重要线索。


他们只是不好意思扯下最后一块遮羞布,并且慑于精灵王瑟兰迪尔的威名,还不敢明目张胆地捕捉和解剖精灵。


但莱戈拉斯相信,如果不早点儿采取行动,这一天也不会远了。


上个星期塔瑞尔就在一间地下实验室里救出了两只被囚禁研究了三个月的精灵,残忍的科学家们利用精灵的自愈能力反复切割他们身上的器官培养研究,面对浑身鲜血的族人塔瑞尔愤怒地一刀斩下了一个科学家的人头。


因此她不得不在人类的监狱里待着。


怎么解决族人们的困境,怎么把塔瑞尔救出来,就是他这趟出去最重要的目的。


经历了整整两个星期的高强度战斗,莱戈拉斯没有合过一分钟的眼睛,回到了熟悉的家里,回到了到处都是瑟兰迪尔气息的房间,虽然他还有许多难题没有解决,但还是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而当在又一个与人类交恶的噩梦中醒来时,发现天已经快亮了,而自己还坐在那张椅子上,身上则披着一张薄毯。


“你太累了,莱戈拉斯。”


瑟兰迪尔熟悉的容颜近在眼前,他修长的手指在精灵王子冷汗涔涔的额头轻轻掠过。


“事情办得不顺利?”


“他们不肯放人。虽然实验室的负责人一口咬定他们只是一个私人的组织,但你也见过他们的那些装备和人员配置了,没有ZF的支持谁能有那么给力的资源?塔瑞尔杀了他们的首席科学家,可把他们给气坏了。”


“可是塔瑞尔已经回来了。莱戈拉斯,你做了什么?”


瑟兰迪尔的手按在莱戈拉斯的肩头,不轻不重地摩挲着。


莱戈拉斯抬起头迎向他严肃的眼神,“那个支持捕捉精灵做研究的议员,我捉了他的副手兼情妇,并给他寄了她的一根手指。”


瑟兰迪尔手里的动作倏地停了下来。


“你是不是觉得我做得太过了?你一定对我失望了。”


精灵王子的心情很复杂,瑟兰迪尔是个光明磊落的人,他一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在这种情况下他也许会支持自己直接过去把罪魁祸首杀了,也不会支持他做这种不太好看的交换。


“对不起——”


精灵王子的道歉并没有说完,他干涩的双唇就被另一双丰润而柔软的唇瓣盖住,精灵王的长臂紧紧缠住他的腰身,直到彼此都快喘不过气来才恋恋不舍地分开。


而且仅仅只是分开了一个厘米不能更多,他们的额头仍紧紧贴着。


“你并没有做错,莱戈拉斯。公开宣战的必要条件是实力相当,现在我们并没有足够的实力与人类为敌。你所做的决定,救了塔瑞尔,我很赞同。”


作为一个族群的领袖,为了族人的利益,谁没有做过几次违背初心的决定呢?


比如当年,面对史矛革的侵犯,他没有援助曾经的盟友矮人。


“但是!”


他一把按住对方已经钻进自己衬衣里面迫切抚摸的双手,并捏住他的下巴强迫他与自己对视。


“但是,我不允许你那样对待我们的晨光,你知道我在说什么,莱戈拉斯。”


“不,我不知道,瑟兰迪尔,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太宠爱他了,我必须对他严厉一些,否则他会被宠坏的。”


莱戈拉斯挣开了他Ada的束缚,又一次采取主动去搂紧他。


他的表情还是那样天真无邪。


“很好,你已经学会了对我说谎,莱戈拉斯。今天我要带晨光去游乐场玩儿,你就在家好好休息吧。”


精灵王微笑着站起身,并给了他的绿叶一个你敢跟上来试试的眼神。


“老爸,其实我跟阿尔温带他去玩儿就行啦,莱戈拉斯刚回来,你就在家好好陪陪他呗!”


从瑟兰迪尔手里接过可爱的肉团小弟,阿拉贡自觉很体贴地开了口。


可我们家亲爱的阿尔温为什么要对我翻白眼?


老爸的脸色也不大好看?


好吧,那我还是闭嘴吧。


“那什么……我去开车咯!”


看着密林大少爷逃窜的背影,瑟兰迪尔还是笑了。


阿尔温不太放心地看了看楼上,“莱戈拉斯爱你,胜过一切,您是知道的。所以,所以……有些事情,请您不要太苛责他。”


瑟兰迪尔却好像没听见她在说什么,只是轻轻叹了口气,“走吧,去晚了不好停车。”


游乐场是小辰光最爱的地方没有之一,整个上午都跟阿拉贡两个人不断在海盗船、云霄飞车和急速矿车等刺激项目中欢快的穿梭。


“不愧是个坚强的小精灵呀!要是的普通的小孩子早就吓哭啦,看我们的小晨光笑得多开心!”


累得跑回遮阳伞下歇口气的阿尔温伸长了脖子捕捉淹没在人群中的兄弟俩,生怕粗心的阿拉贡把小团子给弄丢了。


瑟兰迪尔递给她一支冰水,“晨光很像莱戈拉斯,莱戈拉斯小的时候曾经骑着他自己捕猎到的大蜘蛛在密林里疯跑过好几天,一直到可怜的大蜘蛛被累死了才罢休。”


那阿拉贡就是大蜘蛛咯……


可能是两个人同时想到了这画风奇特的一点,彼此看了一眼后忍不住都放声大笑起来。


“没有人能拒绝晨光这样可爱的孩子,莱戈拉斯他……只是需要时间。”


“谢谢你阿尔温。我知道,他爱晨光。”


透过人山人海看向儿子露出来的一点儿后脑勺,瑟兰迪尔觉得鼻头有点不太舒服,于是他低下头把玩手里的汽水瓶。


虽然他特意穿了一件很低调的深色连帽衫,戴了墨镜,但很快还是有人认出了他们,周围开始有人兴奋地窃窃私语,有人向靠近,但都被隐没在人群中的精灵守卫给挡住了。


现在的时局很不稳定,精灵和人类的关系,或者已经很难回到当初签订协议时那样:人精共存,和平相处。


微博上关于瑟兰迪尔的话题继续刷爆,生晨光几乎耗尽了瑟兰迪尔最后的灵力,现在他只有三岁,他也几乎没有复原,所以所有的公务早已交给了莱戈拉斯,粉丝们想在野外扑倒他的机会已经越来越少了。


#瑟兰迪尔#


——安娜贝尔:太好了又见到大王了!还是那么帅!小晨光也好帅,大眼睛萌萌哒!像大王!


小鱼儿:回复@安娜贝尔 求爆照!


安娜贝尔:回复@小鱼儿 骚瑞啊亲,木有照!大王的亲随说他身体不好,现在不许过去合影了!呜呜呜我还没跟大王拍过照呢,我妈年轻的时候跟大王拍过一张,一直挂她床头舍不得拿下来!人家也好像要啊!


甜甜的风:大王越来越严肃了,没劲,我现在都不粉他了,我喜欢莱戈拉斯!又帅又亲民,笑起来好甜!而且人家是攻!是攻!是攻!


小心肝:回复@甜甜的风 是攻又肿么样,人家又不会攻你,你连瑟兰迪尔的腿毛都比不上。


博格_彦祖:大家小心了啊喂!一拨瑟兰迪尔脑残粉即将杀到!


安娜贝尔:回复@博格_彦祖 博主就是脑残粉,爱看你看,不爱滚粗!


——瑟兰迪尔的传令官:大王消瘦了好多啊,好心疼!


娘炮有什么好:别心疼了,你见过他杀人的样子吗?马上人精大战了落在他手里看看你还心不心疼他!


瑟兰迪尔的传令官:回复@娘炮有什么好 这位小伙伴什么意思?


我有一对尖耳朵:回复@娘炮有什么好 求爆尿!


天天向上:回复@娘炮有什么好 你才是娘炮,你全家都娘炮!


天山童姥爱瑟兰:黑子滚粗,天天都要黑大王,还有完没完了!大王求扑,大王求抱!


——Caroline1988:随手放张图:美大王抱小萌娃吃雪糕.JPG


安娜贝尔:哇!美呆!这父子俩的睫毛好长好卷好拉仇恨!


老绅士:莱戈拉斯为什么没出现?你萌有没有发现每次街拍都是大王抱娃哦!


大王派我去巡山:回复@老绅士 真的耶!被你一说我也发现了,起码有三次!都是大王抱着小王子呢!莱戈拉斯好渣啊一点都不心疼大王!


莱戈拉斯合法妻子:回复@大王派我去巡山 楼上脑残够了!大王比我们莱戈拉斯高比我们莱戈拉斯壮,为毛不能他抱娃?我们莱戈拉斯每天为他的大密林卖命累成狗,为什么还要带孩子!好心疼!


Mrs.莱戈拉斯:顶楼上,心疼莱戈拉斯!


漫不经心地划拉着手机屏幕,莱戈拉斯觉得自己很无聊。


这时塔瑞尔推开门探出了颗头来,“晨光玩儿累了睡着了呢,我去接他们,你去吗?”


他忍不住皱起了眉,“怎么了,阿拉贡呢?”


“阿尔温公司里有急事,他送她走了。”


那就是只有瑟兰迪尔跟晨光两个人了。


“我去吧,你需要休息。”


塔瑞尔才刚到家,她被他找到的时候遍体鳞伤,浑身没一块好肉。


女精灵并不逞强,只是忍不住催促他,“那你快点儿,BOSS不会允许护卫们抱小晨光,但他的体力……你懂的。”


“恩,你给他去个电话让他等我,我马上到。”

-------------------------------------------------------

收拾心情继续更新,求留言求小手手小心心嗷~~~~\(^o^)/~